造勢大會、民眾開講、車掃貪食蛇到選前之夜,一場由小草們發起的「百姓一揆」~ 2024 年總統大選民眾黨南部活動參與感想

身在綠到不能再綠的台南,在台南 12/16 造勢大會上看到台南的盛況,整個驚嚇到,簡直不敢相信這是台南,可惜當時剛好有事去外地一趟,沒法子參加不然應該會感覺到更加震撼。從那時起就隱隱約約感受到民眾黨的氣勢再起飛,也因此後續幾場南部相關活動就陷入要不要去的掙扎,感覺不差我一個人,加上冬天就更懶得出門,怕冷不怕熱,但又覺得應該要去現場看看,有種直覺這或許會見證一個很罕見的關鍵歷史時刻。

南部活動幾個大型活動都在 12 月初,剛好那時有事情都不能去,等到有空閒時已經是月底了,這時的活動就要 1 月初了,而南部造勢大會就剩高雄凹子底公園這場。這場猶豫許久,畢竟得特地去趟高雄,回來又晚又冷,結果最後推動我去或不去的是老天爺,因為當天直接在池塘裡表演了小劈腿,掉進池子裡了,膝蓋輕微拉傷,直接回家躺在床上休養去,躺著躺著就覺得莫名空下一整天有點浪費,又看到早上經過市場看到民眾黨志工在發的宣傳小旗,總覺得應該可以去這一趟,於是就有了人生第一次的三種政黨活動全體驗。

1/07 高雄凹子底造勢大會

人生從沒參加過造勢大會,不知道要帶些甚麼,就只帶些重要物品出門,由於前往參加的這個決定衝促,所以只能在車站買兩顆茶葉蛋加一罐紅茶充當晚餐,幸好 OK 超商的茶葉蛋魯挺入味的,也算吃得心滿意足。不得不說幸好有抓那短短的一兩分鐘緊急採買食物,不然活動現場賣吃的攤商很少,加上由於前陣子韓國發生在野黨領域遭刺殺事件,維安升級導致得一一打開包包進行安檢,這讓入場隊伍落落長,還好有吃東西這才有體力來排這個隊伍。

一開始我對於排隊是覺得也就是排隊,然而當我走個大約十幾秒後,有種感覺這隊伍好像有點長,於是拿起手機拍攝記錄到這到底有多長,沒想到居然走了四分多鐘才總算走到隊伍最末端,這大概僅次排 CWT 入場的最長隊伍了。好久沒排這麼長的隊伍,有點小擔心會不會來不及進場,本來想說五點多能入場挑個前面點的位置,這下好了,五點多剛剛來排隊,六點前能進去可能就要偷笑,然幸好帶的包包不大又沒拉鍊,算是獲准可以走快速安檢通道,入場時前面的位置還有著坐,不過想做走道兩側就得中後面了,但我沒想要跟阿北擊掌,我想練習拍照,前面點好抓畫面。

可能自己就不是個很 high 的人,在講者上台演講之餘,或是台上台下互動時,我更多注意力是在想獲取好的畫面,有多餘的精力就跟著一起喊口號跟玩互動,不過就算這樣子也能感受有別於線上的氣氛,也因為人就在現場,講者在講話時注意力比較集中,更好聆聽講者所要分享的內容,更甚著能感受到講者的情緒波動,特別是不分區立委提名人陳昭姿在講到他們早期參與民主改革的人,對民進黨那種「 寵豬舉灶,寵子不孝」恨鐵不成鋼的痛心,好像有點能理解為什麼她會被提名了。

造勢大會的重頭戲之一,就是要看溫暖且富有人性的國昌老師了,這場是南部場次中我能遇到的僅有一次,畢竟國昌老師負責的區域是北部。國昌老師的背景算是挺好認的,背挺的超直,跟後面有椅背一樣,直挺挺的跟直播時的坐姿差不多,不知為何看著國昌老師的堅挺的背影,默默地感覺到有種辛酸感,這樣一位專攻法律的研究員,沒待在學術高塔中,而是走入人群去宣揚自己的理想,忍受各式各樣的嘲笑,從加蔥、咆嘯、太離譜等酸言酸語到現在直接把這些酸言酸與當作自己的金句,這種轉變真是很大,也只能佩服他有心胸接納他家小編團隊玩梗,不是每個老師都能這樣玩的。

個人還蠻喜歡黃珊珊的,後來意外得知拋棄財產繼承法是她推動的,受惠於這條法律,對她的好感就高了,特別是相較於台南觀旅局市長,她還比較有市長的氣勢。這次她入選不分區第一名,非常期待她在立法院的表現,希望能維持她當議員的積極,解決更多立委層級才能解決的根本性問題。

若要說現場跟線上最大的不同,大概就是歌曲的感染力。由於高雄是阿頭的故鄉,因此在高雄場領唱者是由朱康老師跟阿頭一起,「穩穩地走」這首歌有種打動人心的磁場,感覺很多不甘跟委屈都讓朱康老師給寫出來。第一次聽到時就淚流不止,然在現場當大家一起大合唱時那種渲染力又更加強了,加上電視牆上播出的點點燈海,一群想要改變的人們因為我們共同選擇的對象而聚集起來,將自己的希望唱給我們選擇的那個男人,要那個男人將我們的「希望」從 2D 變成 3D。

最後散場時,大家都自動自發地將椅子自動疊起,都不用台上說,瞬間椅子就從一張張變成一絡絡,地上雖然有些垃圾但也不多,也都有人主動幫忙撿,大幅降低志工們的工作量,不然這人潮跟志工數量完全不成正比,真的要靠志工來收拾會累壞志工的。本來想去買應援小物,但看到至少排了二十幾位的人龍,果斷放棄,這買到我也沒車可以回家了。

靠著 7-11 販賣機買了科學麵跟奶茶簡單吃一下,附近沒甚麼東西好買,回到家至少還要一個鐘頭,有點羨慕綠營的雙主菜便當,沒便當的場子就只能挨餓了,當下只希望回到台南時想吃的店能開著,最好能買到熱湯類的食物。

1/08 台南鳳山宮民眾開講

鳳山宮的民眾開講,大概唯一一場很篤定會參加的活動,畢竟它離我住所超近,也因為很近,所以當初看到地點時,第一反應是先搜尋下台南還有沒有其他鳳山宮,畢竟鳳山宮真的不大,根據這幾場活動聚集的人潮,鳳山宮絕對會塞爆,若要塞進那麼多人,除非封路,然公園路是很重要的交通要道,封路絕對拉滿仇恨值。再三搜尋後,確認活動地點的鳳山宮就是我記憶中的鳳山宮,那就只能懷著不安的心等到這天活動的到來。

因為知道場地小,特地下午就先出發去場勘,看看黨部那邊如何規劃動線,還有要如何進去跟停機車,雖說走路會到,但還是不想走路。還蠻出乎意料的,舞台設計直接把人潮可能溢出的方向給堵住,直接讓人潮往巷子去分散,這樣也避免了與車爭道的危險。

本來想晚一點來,但是看到有人直播說建議早點來不然會沒位置,思考一下,考量到場勘時看到的安檢,實在不想像昨天那樣大排長龍,本來以為沒有大進場的開講活動不會有安檢,沒想到還是有,那還是早點出發,好停車也省下排隊時間,且坐前面一點拍照也好看。

1/09 台南市區內車掃拜票

本來是想說定點揮手就好,但看到前一天舊縣區的車掃有點冷,又想到之前看到其他地區車掃有小草貪吃蛇的車隊,評估了下午車掃路線,就決定也去加入小草貪吃蛇的隊伍,至少讓記者拍照好看一點,別讓民進黨以為台南一定是他們的,還是有人不爽投他們。由於決定要去時間很臨時,只好在路上先買杯飲料充當中餐,就趕緊殺到下午第一個點,很怕錯過這個點後面會跟不上。

贊助商連結

本來很怕現場沒幾位,沒想到老早已經有很多人在等阿北,我也趁阿北車隊還沒來之前,趕緊把旗子固定在後照鏡上,固定好就等阿北車隊前來。陪同阿北車掃的是台南黨部主委蔡宛秦充滿朝氣的聲音,遠遠就傳來了,相機立即預備好開拍,不得不說還好有長鏡頭,不然真的來不及拍照,這次又多學到一個拍照經驗。

出乎意料的後面貪食蛇車隊超級長,後面才插入,跟前面的車隊拉的超級長,長到一路上根本聽不到蔡主委的聲音,甚至把我最長焦段都動了還是只能拍到小小的阿北,可惜的是後面長長的貪食蛇無法拍攝到,感覺應該要來隻伸縮棒來把相機頂高高,才能看拍到波瀾壯碩的畫面。

跟著阿北走這趟車掃,意外發現連同貪食蛇車隊都享受到交通控管的方便。我買飲料是想說中途停紅綠燈時可以喝,結果一路上都沒有綠燈,加上要不時控制車速,根本沒時間能喝上一口飲料,直到在好市多那邊因為音響有問題,停留比較久,立即直接半杯喝掉,不然肚子好餓口又好渴。

跟著阿北走這趟車掃,意外發現連同貪食蛇車隊都享受到交通控管的方便。我買飲料是想說中途停紅綠燈時可以喝,結果一路上都沒有綠燈,加上要不時控制車速,根本沒時間能喝上一口飲料,直到在好市多那邊因為音響有問題,停留比較久,立即直接半杯喝掉,不然肚子好餓口又好渴。

不過交通管制進入到鬧區的西門路後就暫時中斷,畢竟這區段要是交管應該會引來民怨,不過警察還是跟在我們身邊確保我們的安全,然我沒跟好警察就途中走丟了,偏偏網路又不穩不好查車掃路徑,雪上加霜的是又來個國家警報,當下覺得莫名其妙,衛星發射所以我要做啥??當下根本無暇去管,我只想趕快跟上車掃,不要妨礙我查路線,最後還好我賭對一對騎機車的情侶,跟他們一起騎就順利跟上車掃隊伍。

一開始騎車時還不好意思跟路邊的群眾揮手,多揮幾次後就習慣,且大家都笑得很開心,不自覺的也揮得很開心,且好多人都用手機拍攝,畢竟貪食蛇的車隊真的很壯觀,我要是在路邊我也會拍,印象最深的就是有氣罐車的司機用氣笛聲來迎接我們,雖然騎車騎的屁股很痛,大概大學畢業後沒騎過那麼久的車,屁股痛到後面已經要一直移動,不然撐不到終點-仁德區公所。

終點站仁德區公所也蠻歡樂的,大家都在問晚上阿北拍照點的詳細資料,志工們在忙著回收旗子,車掃的警察們在收拾車子,大家都在忙忙碌碌,我留一支旗子其他的就交還給志工,本來想要全還,後來想說留一面當紀念,這才沒全還。

等屁股沒那麼痛後,趕緊趕去沛林吃鍋燒意麵,跟完貪食蛇車隊後好餓,支撐我撐到最後的信念就是要去沛林吃鍋燒意麵。雖然沛林在市區也有,但還是仁德本店比較好吃,且價格也沒調整,只是吃這一碗來回就要快 50 分,實在沒動力特地來吃,這也是我後來決定要跟到最後的原因之一。

1/12 台南黨部的選前之夜

臨時有事情,本來是放棄前來台南黨部的選前之夜看凱道集會,且在手機上看到凱道已經炸掉了,感覺回家看應該也行,然後來想想應該能趕上最後的大合唱,大合唱的感動不是在家能感受到的,所以還是決定衝了。

因為黨部在巴克禮公園附近,我還在想會不會直接在公園附近,沒想到居然是直接封了半條路,直接在馬路上架電視牆,人潮也蠻長的。人潮不少,不過還好停車位不算難找,運氣夠好走到隊伍之中時,阿北剛好要發表演說,阿北的演說一如既往,充滿對參與民眾的感謝,感謝大家一路的支援,靠著小額捐款一路走到最後,因為「我們不放棄,所以阿北也不放棄」。

老實說,在藍白合時都已經做好阿北可能當副手的可能,沒想到峰迴路轉,阿北堅定獨立參選,後來台南尊王路造勢起風,有種夢幻之感。我是堅定投阿北,但內心知道應該不會上,然隨著起風,越來越有種會選上的可能,然後又看著國昌老師很累卻又很亮的眼睛,覺得選上的機率越來越高,直到凱道的阿茲卡線再現,真心覺得一定會上。

依靠公民力量試圖翻轉舊文化,這是台灣小草們的「百姓一揆」

金足農業高校在甲子園所創造的旋風,那時候認識的日本文化中的「一揆」,稍微研究下後理解了「一揆」的定義,維基百科的解釋是

在古代日本引申為團結而起義。白話的說法就是民變、民亂。原意是指在神明的面前立誓要團結的團體或其所發起之戰鬥,而且一揆不一定要武裝起義,他們多是為了本身的要求來進行談判,當談判破裂時才武裝起義。一揆最早發起於室町幕府時代。

這場選戰一路走下來,總有種在看歷史劇的感覺。阿北本身就是讓藍營搞到出來參政,後跟綠營合作成功選上,而後就是理念不合分手,之後就是一連串的抹黑打壓嘲笑,後來靠著民眾的支持,逆風而上,從邊緣化到現在的能跟執政黨打到平分秋色,並把最大在野黨直接輾壓過去。歷史上好多類似的角色,雖然不能完全一模一樣,但是依靠民心起來就有很多,像是朱元璋、劉備、豐臣秀吉等等,因此在看阿北這樣一路堅持下來,真的既是感好強。

這過程中,我總覺得這個過程簡直是「百姓一揆」,可能我書讀得不夠多,在過往記憶中我找不到更貼切的中文詞彙可以形容,這種由下層人民向上層統治階層發起的挑戰。中文中比較接近大概就是起義,或是水能載舟也能覆舟之類的,但日本的一揆是先談判,破裂後再進行戰鬥保護自身權益,日本過往歷史中下對上發起挑戰並不罕見,大概也是因為這樣子,我深深覺得這個名詞太貼近這次阿北的選戰,尤其到後期支持者都自稱小草之後,古代普通人民都自稱草民,對應現在高高在上的執政黨,那種感受又更強烈了。

也因此深深感動自己身在民主的社會,我們最終決戰是投票,能用充滿開心與歡笑的正向情緒,劍指使用恐懼、害怕等負面情緒的執政者,讓執政者徹底感受到「水能載舟,亦能覆舟」這句話的體現。特別是民進黨當初也是靠著民眾支持起家,也是無數老一輩台灣一點一滴慢慢餵養長大,怎麼會長成了現在這副貪婪跋扈的樣子呢?

情緒很紛亂,應該需要更多時間才能爬梳整理好思緒,要拉長一點時間才能將情緒抽離,更加客觀來看這次的選戰,但我有種預感民眾黨這次的選戰,不敢說空前絕後,但絕對是教科書等級,未來絕對會成為一場傳說,更甚者若真的能將阿北送進總統府,就更加證明不依靠財團也是能打贏選戰,不用依賴傳統媒體也能傳遞出自己聲音,舊時代的選戰打法將成為過去,台灣讓世界看到另一種嶄新的選舉方式。

有 31 人閱讀過此文
返回頂端